当前位置:主页 > 时尚新闻 > 广东阳春纪委遭5000份假报纸“讹诈” 情节离奇

广东阳春纪委遭5000份假报纸“讹诈” 情节离奇

文章作者:admin / 发表时间:2022-01-01 / 点击:

  “也不能说偷,投资1000多万,挖表层的土要花很多钱,成本一直没收回啊!”谢克兴笑了笑,猛吸一口烟:“到2003年之前,矿石价格也不高,100多块一吨,我一年挖2000多吨,算来算去,赚的也是吃饭钱。”

  触目惊心的还有对地表植被及山地环境的破坏,偷采者往往不会主动进行复绿,如遇大雨,堆积如山的尾砂极易造成地质灾害。

  “违规的开山放炮曾经炸聋过一个工人。”永宁镇纪委一名负责人告诉记者,非法矿山多以露天开采为主,安全事故相对较少,但隐患很大,“开山的炸药也来源不明”。谢克兴的话也证实矿山内设施简易,“从搭的工棚到矿口支架,不敢投入太多钱,毕竟不合法,迟早要被查的。”

  “全市范围内,被盗采的点多,非法采矿的气焰也很嚣张。”阳春国土局执法大队负责人告诉记者,执法队曾筑起2米高的钢筋水泥墙将进入林湾的山路隔断。但等执法队离开后,水泥墙又被非法采矿者炸开,采矿的挖机等又堂而皇之地开进山里。

  该负责人同时透露,盗采者从永宁镇通往山道口数公里长的路上,沿途布置4重“岗哨”,等执法队到达后早已闻风而逃。

  非法采矿者相互间也维持着微妙的平衡。但从2005年初开始,宏贸公司先后与林湾等四个村委会签订林地承包合同,其中有关于矿山管理和开采的排他性条款。原有“均衡”被打破,冲突乃至械斗时有发生。

  从2005年开始,国内原材料价格大幅上涨,铁矿石从300多元每吨逐步走高,至2006、2007年每吨达900多元,国家对非法采矿的打击力度也加大。盗采活动因挖掘机等大型机械的加入而更加疯狂,附近村民告诉记者,非法采矿者不分白天黑夜的挖,夜间的山上能看到环山而下的车灯,“多半是偷挖的矿,晚上开车,他们都不要命啊”。

  谢克兴却称自己从2005年后主动退居幕后,即使丧失采矿证近10年,谢克兴却对多处矿口有着实际的支配权。“从2005年价格开始涨我就把矿山包出去,收承包款。”谢克兴说,退出纯属无奈,“背后没有人撑腰”。

  阳春联合执法组事后调查,2005—2007年间,非法采矿者用200万元从7个矿山贩子那里“承包”2个矿口。幕后的谢克兴在2008年曾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,后因其患高血压被释放,至今取保候审,其儿子用于非法采矿价值20多万元的挖机被执法机关查扣。

  矿山争夺中,非法采矿者相互间维持着微妙的平衡。宏贸公司的进入打破了原有的均衡,给表面平静的林湾矿区掀起波澜。从2005年初开始,宏贸公司先后与林湾、双底、棠梨、坡楼四个村委会签订《承包合同》,承包约22000亩的林地。

  刺激非法采矿者们的是,合同中还签订了关于矿山管理和开采的排他性条款,并通过永宁镇政府的同意。

  “之前大家说话算数,守规矩,矿口分得很明确,无人争夺。”对于宏贸公司的做法,让谢克兴“很恼火”,宏贸公司此后数次向林业部门举报非法采矿者毁林的情况。

  但在谢克兴看来,宏贸公司无非是以承包林地为幌子,妄图“合法霸占”林湾等地的矿山。

  阳春市纪委调查称,2005年、2007年非法采矿者组织手下在矿区发生械斗,争占矿口非法采矿。

  谢克兴则透露,非法采矿者是和宏贸公司因矿山发生过两次冲突,2007年11月间,他在永宁镇亚娇饭店吃早餐遭6名不明身份者殴打。宏贸公司则称起因是非法采矿者多次毁林,公司维权引发。

  “林湾矿混乱的时候,市里领导曾问责镇长区少云,他回答说,矿区太乱,政府没法管,只得引入社会力量进入协助管理,遭到领导的驳斥。”阳春市纪委一名负责人说。

  林湾矿山多重监管失控、扭曲的乱象下,拥有实质“管理权”的各个村态度起了关键作用,“任何非法采矿的未经村里同意,都拉不出一块矿石。”

  “矿产是国家的,村里没权卖,这个我们知道。”坡楼村主任麦世财接受记者采访时诉苦说,“村里有难处。”户籍人口约2000人的坡楼村,2008年人均年收入约4000多元,经济来源为外出打工、种果树和林地承包款,村委会因修建公共设施,欠当地信用社20万元。

  “拥有”铁矿山的林湾、双底两村,每年从非法采矿中收取数千乃至上万的“管理费”,这对村民来说颇有吸引力,也给相邻村提供“借鉴”的模板。

  坡楼村委会2005年主动邀请宏贸公司承包1.5万亩生态林,换取宏贸公司投资40万修建水泥路。双方拟定的《承包合同》同时注明,宏贸公司如果采矿,每吨矿石坡楼村委会收取2元“管理费”。现实的利好面前,村民代表大会顺利表决通过签订合同。

  但阳春市做出取消《承包合同》的决定后,村代表在永宁镇纪委负责人黄鑫能、纪才胜等在场的情况下,签名要求取消与宏贸公司合同。

  但在2009年2月开庭前,700多名村民的意愿书又向法庭“证明”,解除承包合同书是在“阳春市纪委领导派人到会场要求下签名的”、“不是我们村民真的意愿”、宏贸公司“没有砍树、探矿、采矿等违法行为,我们村民真心希望宏贸公司继续承包”。



Power by DedeCms